行走在瑞士阿莱奇冰川,它很大我很小

70岁的向导望着脚下60多年的“老朋友”,摇摇头说:“现在冰舌面越来越低,从山脊下到冰舌上要走的路越来越长。每次来,我都感到自己在向一个将要逝去的亲友告别。”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